板蓝根颗粒|口炎清颗粒|三七粉|白云山复方丹参片|小儿板蓝根颗粒-白云山和黄中药官网

科学家开发出血液检测肠癌新方法

2005-10-27 224
   目前,禽流感在全球有蔓延之势,引起全世界各国的强烈关注,大家都谈“禽”色变。原本是禽类间传染的流感,为什么会威胁到人类? 

  科学家已经确认,今年发生的禽流感大多由高致病性H5N1型病毒所致,在禽流感中危害最大,禽类感染这种病毒后数日内死亡,如果由禽类传染给人,发病后死亡率高达60%。H5N1型禽流感病毒目前还处于由鸡鸭传染给人的阶段,由于病毒的性质决定,由鸡鸭直接传给人不太容易,只有那些与感染了禽流感的鸡鸭密切接触者才能被传染上。到目前为止,世界上大约有60人死于禽流感。然而,如果禽流感反复发作,一旦病毒基因发生变异,就有可能变成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新型流感,后果不堪设想。 

  专家认为,新型流感在20世纪数十年出现一次,最近一次于1968年出现的香港流感曾造成患者死亡。到目前为止,新型流感已经近40年没有现身。但高致病性禽流感异常猖獗,从去年开始,禽流感在亚洲蔓延,禽流感由鸡鸭传染给人已经超过百例,目前禽流感正在入侵欧洲。和去年相比,新型流感暴发的危险性在增大。世界卫生组织警告说,新型流感随时可能出现,有可能造成患者大量死亡。美国政府也认为,新型流感和生化武器一样恐怖,呼吁国际社会加强合作。 

  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第三部负责人田代真人认为,有效预防新型流感的疫苗问世尚需时日,所以世界各国都必须积极行动起来,防止禽流感扩散,以推迟新型流感暴发的时间。现在新型流感还没有出现,人们不必过于恐慌。然而,各有关部门应该高度警惕,切实采取措施,防患于未然。 



  美国《新闻周刊》网站日前刊发一篇该刊记者就正在蔓延的禽流感问题,电话采访了世界卫生组织负责控制和防止传染病的副总干事陈冯富。作为在非典和第一次禽流感暴发期间的香港卫生署署长,她在这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。以下是采访摘要: 

  问:禽流感传染给人类的可能性大吗? 
  答:禽流感正在蔓延,从而引起人们的极大关注,特别是在欧洲。但我们必须记住,禽流感主要是家禽业关注的重点,所有出现禽流感的欧洲国家都没有发现有人被感染。 

  问:人们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吗? 
  答:是的,在欧洲,传染给人类的危险、危及人类健康的风险是很低的。同时如果蔓延到其他国家,传染给人类的可能性就会增加,病毒变异的可能性也会加大。每一例人类感染都会增加病毒变异的可能性。这种病毒是非常难对付的。 

  问:现在暴发禽流感的可能性有多大? 
  答:我们在使用术语方面非常小心。有禽流感、季节性感冒和流行性感冒。现在我们处于三级警戒。四级警戒是最高的,即在暴发禽流感的时候。我们必须掌握分寸,我们既不能掉以轻心,也不能搞得人心惶惶。在目前阶段,禽流感还只是一种禽类的疾病。 

  问:可是,我们在禽流感危机方面已经走得相当远了,专家警告说,暴发禽流感只是时间问题。 
  答:暴发禽流感需要三个先决条件。首先,出现新的高致病性病毒,H5N1就是这种病毒。其次,形成那种病毒感染人类的能力。第三,人与人传播。我们还没有看到人类之间持久、有效的传播。 

  问:你的计划是什么? 
  答:我们的战略是必须控制禽类的问题,从源头直到农场,这样就能减少传给人类的风险。许多农户正在作出巨大的牺牲,他们养10只、20只鸡,作为蛋白质和收入的来源,现在全部损失了(特别是在亚洲)。我们必须让农民知道,家禽粪便里有很多病毒,因此弄完粪便必须洗手。有些人爱喝鸡血,这种高风险行为必须制止。特别是小农户,我们必须加强说服教育。 

  问:世界粮农组织预言说,候鸟可能会把禽流感带到非洲,对此你感到担心吗? 
  答:任何资源困难的国家,这种挑战都是非常现实的。但是任何国家,不管资源多么雄厚,都不可能单独对付这一挑战。我们必须动用全世界的资源帮助发展中国家预防禽流感传播给人类。他们所要做的是保持透明度,跟我们分享信息。如果我们能及时知道,我们就能动员必要的资源。 

  问:如果H5N1确实发生变异,从而满足了第三个必要条件,那时将采用什么计划? 
  答:我们有消防队式的应急特别机动队,一项遏制战略。我们必须把问题消灭在萌芽状态,消灭在出现持久有效的人类感染迹象的最早阶段。我们已经准备了300万支禽流感疫苗Tamiflu,可以在首次暴发时使用。我们不能各搞各的,我们必须同时寻找各种途径进行人类干预,研发流感疫苗,西方国家必须支持发展中国家,使他们能很快得到疫苗。现在,只有10—12个国家能生产这种疫苗。 

  问:但是,如果流行病真的在人类中开始,真有希望制止它吗? 
  答:在历史上,流行病一旦开始,人类干预都没能制止过它。但是,看着流行病在我们眼前传播,这在历史上也是第一次。现在的科学平台,全世界联系和合作的水平,使我们可以跟踪病毒。我们有机会在熊熊大火燃起之前扑灭星星之火。这有赖于迅速发现疾病的暴发并迅速采取行动。 

  问:在变成流行病之前我们能有多长时间? 
  答:大约20到21天。 

  问:这并不令人鼓舞。我们能对付吗? 
  答:从情理上讲,有时候你真的不知道你所不知道的事情。我发现对付一种新出现的感染真有点束手无策。我们不会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。疾病来势凶猛还是比较平缓?哪一个年龄组最易被感染? 
  
  问:如果我们不能制止它,世卫组织的一些官员和科学家,已经假定死亡人数高达1.5亿人。这个数字可信吗? 
  答:我不想作任何预测。世卫组织确实做过许多估计以确定合理的医治能力,以便各国能制订自己的对付流行病的计划。但它不一定会成为严重的流行病,它可能是像1957年和1968年那样的流行病,全世界死亡人数高达100万到200万人。根据1918年的情况(5000万人死于变异禽流感病毒)推断,要使人们对困难有思想准备,人们感到担忧,是因为他们获得互相冲突的信息。我得告诉大家我们所知道的信息,而事实是我们确实不知道。 

  问:药品公司,特别是罗奇公司,应当允许其他人制造流感药物吗? 
  答:现在正在进行讨论,看看他们能采用什么方式。我对罗奇公司的理解是,他们愿意寻找能对制造过程——合作制造——作出贡献的合伙人。罗奇公司准备跟大家合作并倾听大家的意见。 
  1. 上一篇
  2. 下一篇